妙笔阁 > 玄幻小说 > 渔港春夜 > 第四章 自私的偏执
    “妈,那是骗吗?”

    张文苦笑了一声,心想:难道我的形象已经无耻到这种地步了?

    “小文,妈看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陈桂香迟疑了一会儿,还是试探着说道:“你对小丹,和你对秀秀、你姐她们根本不一样!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区别吗?”

    张文纳闷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区别可大了!”

    陈桂香顿了顿,还是徐徐说道:“你对你姐还有秀秀她们,我看得出你是真的很喜欢她们,完全把自己当丈夫,但你对小丹却不一样,完全就是把她当妹妹看,说不好听点,在男女感情方面,可能连喜儿都不如!你和你姨妈她们都感觉得出很恩爱,但对于小丹,你就只是像疼妹妹那样疼她。”

    “会吗?”

    张文轻描淡写的反问道,但内心却控制不住的颤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告诉妈,你是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陈桂香想确认张文的态度,但也深怕再追问下去会引起张文的反感,马上解释:“不是妈唠叨,你和小丹都是我的孩子,我也得为她考虑啊!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张文闭着眼睛,无奈地叹息一声,在心里权衡了一阵子,最后还是咬着牙,用有点强硬的口气说道:“妈,如果我告诉你,我这么做的原因就是不希望小丹以后离开我,就像我留住姐姐那样,你会相信吗?”

    “留住她们?”

    陈桂香觉得有点明白,但又有点模糊。

    张文狠狠的抽了一口烟,用力的点了点头,坚决说道:“没错,这是我留住小丹的方式!就像跟姐姐一样,姐姐最后也是这样留在我身边。妈,我没办法想像如果我一直循规蹈矩的和她们一起生活,等到她们长大、嫁人的时候,到时我会不会疯掉。”

    “小文,你为什么会这样想?”

    陈桂香听出张文的语气不对劲,既强硬又特别脆弱,心里顿时有点不安,因为嫁娶之事是再正常不过的事,哪一家的闺女长大后不找婆家,但张文为什么看起来对这种事十分反感?

    “妈,我知道这样太偏激了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这时伸手不见五指,但张文知道此时他的表情一定很狰狞,眼睛也布满血丝,但可能是酒精冲昏理智,所以当张文说话时,连他都有点不敢相信是他说的:“但我就是不准她们嫁人、不准她们离开我,不管任何的方式……”

    话一说完,张文都被自己吓了一跳。他原本以为和张少琳、小丹的荒唐是他好色的关系,但这些话几乎是脱口而出,几乎没有经过任何思考,难道这才是他的本意?难道他所做的事,只是围绕着这个偏激得几乎有点变态的想法?

    “小文,你……”

    陈桂香也被张文的话吓了一跳,浑身僵硬的颤抖一阵子,才摸索着靠近张文,一把拉住张文的手,问道:“你别吓妈,你怎么会这样想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陈桂香那掌心传来的温度,让张文似乎感觉到心灵瞬间的宁静,犹豫了一会儿,还是无奈地承认那是他内心真实的想法,面对陈桂香那关心而担忧的语气,张文只能苦笑道:“妈,但我知道这样不应该,但就是不能容许那种事情发生,对我来说,你们是我唯一的亲人,我不准你们任何一个人离开我……”

    这绝对是偏激得变态的想法,但这时张文说出口反而显得柔弱,令陈桂香似乎了解到张文脆弱的一面,不由得为他感到心疼,一把抱住张文,颤着声音,有点激动的说道:“小文,你放心,妈哪里都不去!妈等着你孝敬我,替你带孙子,等着抱重孙子!妈不会改嫁的,妈有你们就足够了……”

    陈桂香这一抱,随即被子掉落,露出一个美艳少妇丰腴而动人的身体,而且陈桂香那的柔软、身体的细嫩,令张文顿时觉得脑子炸开了,喉咙似乎有股火在燃烧般让人很难受,浑身控制不住的僵硬起来,尽管心里的邪念在作祟,让他很想抚摸这完美的身体,却害怕一但伸出手,可能会失去更多,令张文不敢乱动,深怕会把很多美好的东西碰碎。

    “小文……”

    陈桂香能感觉到张文身体的僵硬、火热,那带着酒气的呼吸吹乱她的头发,接着她腿轻轻的一挪,突然如触电般颤了一下,原来是碰到张文的,可以清楚感觉到那坚硬的东西顶在腿根上,很硬、很粗。

    “妈,你真的不会离开我?”

    张文的语气有点没自信,或许是对于亲情过度的渴望使得想法很偏激,所以每次见到有追求者围着陈桂香转时,张文都感觉到灵魂有一种煎熬般的痛苦,因为对张文来说,只有陈桂香在的地方才是家,所以无论如何都不准有人来破坏他心里唯一安宁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不会,永远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陈桂香紧紧的抱紧张文,完全能理解张文为何会有这样,自私到几乎偏激的想法。从小就没有儿子的下落,那夜夜以泪洗面的生活也让她觉得无比恐惧,她何尝没有这种患得患失的害怕?

    “妈,我很自私吗?”

    张文颤抖着声音问道,陈桂香那柔软身体的接触几乎让张文的理智要崩溃,说话的时候甚至可以感觉到从喉咙到嘴巴全是干的,有些歇斯底里的说道:“我知道我这样的想法、这样的做法不对,但我就是不想失去你们,我很害怕,如果有一天你离开我,我会不会发疯!”

    “妈不会,妈会一辈子陪着你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,陈桂香的呼吸开始急促,脸色越发红润,肌肤的互相磨蹭,即使是自己的儿子,但那也是一个成熟男人的身躯,而且她守寡那么多年,这样的接触说没有反应是骗人的。

    “妈……”

    张文动了动嘴唇,却发现不知道该说什么,如此亲密的接触早就超出正常母子的范围。他一丝不挂,而陈桂香只穿着,肌肤上的接触清楚的告诉他,这是一个成熟性感的身躯,不管她是什么身份,但诱惑同样强烈得让人近乎要崩溃。

    “小文……”

    陈桂香似乎看出张文的尴尬和冲动,越来越粗重的呼吸,让她也开始烦躁不安。张文脆弱的那一面让她心疼得几乎要碎了,即使是如此自私而偏激的想法,但她心里明白儿子是在害怕失去她、失去这个越来越幸福的家。

    陈桂香的脑子一热,视线开始变得模糊,酒精的作用让陈桂香产生一个大胆得连她自己都吃惊的想法,正在恐慌的时候,突然感觉到张文那僵硬的身躯、快速的心跳和粗重的喘息,这一切瞬间击溃她的心理防线。

    犹豫了一会儿,陈桂香突然伸手摸上张文的腿,喘着气说道:“小文,你说,你哄骗小丹上床,就是为了不让她离开你吗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张文坚决的点了点头,而被陈桂香抚摸的感觉顿时让他浑身控制不住的抽搐一下,即使这是道德的败坏、即使这种事无耻到人人可以唾骂的地步,但张文却无法否认自己的自私和偏激,他并不是高尚的人,他也有受不了的压力,或许将这些事情说出来反而是一种轻松吧!

    “妈明白了……”

    陈桂香的呼吸一下子变快,小手颤抖着离开张文的身体,接着开始在床头上摸索,摸索了大半天后,才听见“啪!”

    的一声。

    在黑暗中突然开灯,让张文本能的觉得眼睛有些酸楚,伸手挡了一下后,才逐渐适应。

    待张文睁开眼睛的瞬间,眼前的景象顿时让张文体内的血液沸腾到最高点,早已燥热的身体更像是被火焰团团围住一样,那灼热的温度几乎要把他烧成灰烬。

    张文顿时目瞪口呆,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,却也无法挪开眼睛半分。

    眼前的陈桂香已经将被子丢到一旁,那成熟而完美的身体毫不保留地暴露在空气中,美得让人晕眩、美得让人心醉。那性感动人的锁骨、丰满的身材,或许是过去经常劳动的关系,即使现在生活变好,身体也没有一丝赘肉。

    生育了三个孩子的陈桂香,身材依旧动人,别说像个少妇,简直就像是个二十多岁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小文,妈好看吗?”

    陈桂香深吸了一口气,脸上带着迷人的红晕,在张文面前展现的身体,这举动大胆得连她都难以置信,但也清楚知道,张文看她的眼神并不是在看一个母亲,那火热的眼神几乎要把她燃烧,这完全是一个男性在赞赏一个女性身体的痴狂。

    有点无法呼吸了!张文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,明明酒精已经让理智开始模糊,明明已经很冲动了,但为什么看到这一幕时,却不像曾经幻想的那样疯狂?是因为的澎湃远远比不上眼前景象的冲击吗?又或许是眼前的美艳让他疯狂了,因此身体也不受控制,僵硬得仿佛要脱离他的控制一样。

    好美妙的身体呀!陈桂香那对饱满的就像两颗白馒头般白晰而柔嫩,甚至光看就能充分感觉到那柔软和弹性,那两颗就像是两颗鲜艳的红豆般,点缀在雪白的山峰上,更加有诱惑,即使陈桂香哺育了三个孩子,但还是小小的一圈,是淡淡的红色,是和一样的颜色,特别的美,似乎还散发着奶香,让人不禁想品尝一番。

    陈桂香的小蛮腰平坦而结实,本来这年纪的女人生育后,都会有妊娠纹,而且乡下的设备简陋,也没什么钱去医院,时至今日,五挂村还有产婆的存在,所以大多数的孩子都是自然产,这也导致很多女性生育后身材严重变形,甚至有的还在肚子上形成一层很软、很无力的肥肉,看起来很难看。

    然而生育了三个孩子的陈桂香,却因为长年劳动的关系,身体在过度的劳下,不仅没有妊娠纹,甚至让人看不出已经生过三个孩子,而且长时间的劳动不仅消除赘肉,更让紧实,一看就知道肚子上的肉既白晰又结实。

    “美、美……”

    张文开始语无伦次的念叨着,心想:何止是美呀!这简直就是造物主的恩赐,即使看起来没有特别柔嫩,但却能让人感觉到一种温馨的暖意。

    “小文……”

    陈桂香的呼吸开始急促,毕竟守寡多年,又要带着两个孩子,艰难的日子让她都忘了什么是女人,什么是男人,所以张文那火热的眼神让她羞涩之余,内心竟然有点冲动,稍稍扭捏一下后,还是大着胆子拉起张文的手,在张文近乎痴狂的眼神中,慢慢的放到上。

    好软、好大、好有弹性!张文的脑子里迅速做出反应,全身的细胞似乎都活跃到极致,能清楚感觉到的坚硬和温暖,瞬间脑子有些发晕,呼吸也被堵塞住无法顺畅,稍一回神就看见陈桂香那近在咫尺的容颜,那是一种充满母性的温柔,但眼底却多了分女性的妩媚,鼻子顿时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妈,好热……”

    张文仿佛像是白痴一样,话一说完,就感觉嘴巴热热的,鼻子似乎有什么东西流出来。

    “啊,小文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陈桂香顿时吓了一跳,没想到张文竟然会突然流鼻血,赶忙到床头上拿来卫生纸,卷成条状塞到张文的鼻孔里,着急而关心地问道:“儿子你没事吧?你别吓妈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鼻血呀……”

    张文被陈桂香强硬的推在床上,伸手摸了一下鼻子,才知道他竟然丢脸到流鼻血,面子顿时有点挂不住。照理说他都有那么多女人,怎么还会激动成这样?真是有点丢人!

    “应该是火气大吧?”

    这时,陈桂香完全是个母亲,也顾不上刚才的大胆和瞬间荒唐的想法,慌忙的跑去浴室拿来温热的毛巾,仔细地擦着张文嘴边和脸上淡淡的血迹。

    “对,火气大……”

    张文虚弱的回答,看着陈桂香的身躯,看着那两只雪白的在眼前晃来晃去,鼻血差点又要喷出来,但张文却胆怯的不敢乱来,这确实是一个活生生的煎熬呀!

    “小文,要不要喝点水?”

    陈桂香一边说道,一边就要转身穿衣服去客厅,但没等她起身,张文就已经控制不住,一把抓住她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

    张文呼吸急促,看着陈桂香那的上半身,下了很大的决心后,才伸出手,尽管内心有点忐忑,似真的很害怕他稍一不注意,就再也看不到这美丽的身体,于是连忙摇着头,不安的试探着问道:“妈,刚才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、妈不知道你不喜欢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陈桂香羞涩的低下头,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张文,或许是一时的冲动,但刚才她的举止,荒唐得现在想想她都要冒冷汗了!

    “不,妈,我喜欢……”

    张文闻言,急着喊道:“我很喜欢,我没说不要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想不明白?”

    陈桂香转过头,看着张文那火热的眼神,内心顿时有点七上八下,但还是硬着头皮,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小文,妈刚才就是想,你说要用那种事留住小丹她们,妈怕你会多心乱想,妈就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陈桂香顿时羞愧的低下头,毕竟刚才的想法很冲动,身为一个母亲却做出那种荒唐的决定,是一件很羞耻的事!

    张文却瞬间明白了,除了感动外,真的找不出别的词来形容内心的感受。原来陈桂香是要给他吃一颗定心丸,他一直害怕有一天她会离开他,甚至会有别的男人从他身边夺走她,而为了安抚自己,她才会做出这样荒唐的举动,说到底一切都是因为母爱,因为她包容自己的自私、任性甚至是偏激。

    “妈……”

    陈桂香见张文脸色变换不定,一会儿喜,一会儿似乎又要哭,心里一着急,语气带着哭腔道:“妈不是你想的那样,妈只是不想让你担心、不想让你多想而已,其实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……”

    张文粗着嗓子喊道,猛地拔掉鼻孔内的卫生纸,坐起来,眼睛带着点血丝,看着眼前这美丽而妖娆的少妇,颤抖着伸出手,猛地按在她的肩膀上,喘着粗气说道:“妈,我、我……我心里,你永远是属于我的!谁都夺不走、雎都不准靠近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文……”

    陈桂香也不知道这时该怎么办,只是任由张文的手搭在她的肩膀上,颤抖着身体,不知道该怎么回应。

    此时陈桂香的心跳快得几乎无法受控制,在张文那火热眼神的注视下,感觉又回到新婚之夜,感到忐忑不安,不知道接下来张文会对她做出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妈,我要你……”

    张文嘶哑着说完这一句话后,理智的闸门被彻底打开,澎湃涌出的正吞噬着仅存的理智,脑子里只剩一个坚定的想法:占有眼前这个无比迷人的少妇。

    “小、小文……”

    陈桂香颤抖着身体,看着张文眼底的越来越强烈,脑子已经变成一片空白,一开始的大胆早已变成羞怯,因为刚才她面对的是温和、孝顺的儿子,但现在眼前的却是一个冲动而兴奋的男人。( 渔港春夜 http://www.mbgxs.com/13_13641/ 移动版阅读m.mbgxs.com )